Tuesday, 3 May 2016

遗产风波,为什么总不见消停的迹象

逝者为大,本不容置一辞。但“经营之神”王永庆先生的遗产风波,为什么总不见消停的迹象?



  原因简单。王老先生突然辞世,而生前并没有立遗嘱(3336亿新台币呢)。本来宅门就多,长房、二房、三房、可能的四房,再加上旧怨情仇深似海,没有理由不折腾,明里暗里不出现家族争斗才怪。

  这是“中国式善后”的结果,它的特点就是“不善后”。我小心求教多位企业家。他们大部分人还是感觉听到“死亡”、“猝死”、“遗愿”等词,心生别扭与反感。好端端的说这个,没意义。一位说,王永庆做得对,决不特意善后。

  这样的好处至少有一,时时可以激励族人上进。代价是内耗大、成本高。“超人”李嘉诚看透这点,由长子李泽钜打理香港的上市公司;海外投资由次子李泽楷所有。再加上“三子”李嘉诚基金会,商业王朝界限清清楚楚,即使“李超人”又添新孙,料不改初衷。

  起范儿容易、收范儿难、把范儿传到三代、四代更是难上加难。地产先生冯仑有同感。最近,他对我的一个同事感慨,“难的是怎么退场,你总得有个退场时间”。自认为有的人,又擅长把复杂的事搞简单,也会感觉优雅的收范儿之难,可见这有多难。

  事实是,它很简单。越来越多的私人银行向本土企业家推销财富管理,其中重要一项就是家族传承和遗产管理。案例比比皆是,印度的塔塔由慈善基金控股,洛克菲勒、班克罗夫特家族都有自己的家族信托基金,等等。洋管家帮忙“善后”,是不是就可以逃脱“富不过三代”的咒语呢?





 让生前天天练“手巾操”的王老先生,停下想想身后事,浪费时间。这样不管不顾最后的代价是,他名下3336亿新台币的巨额遗产有可能适用台湾50%的遗产税税率,被课征天文数字的遗产税,将创下台湾遗产税征收的新高。

  代价二:豪门之中围绕巨额遗产的连环诉讼也在角力中。除了三房九个子女的家庭争产大戏外,长辈王永在(王永庆的兄弟)也就潜在的纷争展开行动。他已经出任长庚纪念医院董事长一职,空缺的董事职位,则计划由王永在长子王文渊接任。

  这次争产高潮发生在5月13日。这一天,二房长子王文洋向美国新泽西州高等法院递状,要求公布王永庆遗产总额,同时指定他为遗产管理人。

  十多年前,一场婚变,王文洋失去了台塑集团的“权杖”。能否重返台塑接班,要看美国法院是否受理此案和判决结果。不过,一旦受理,这场豪门争产风波将更显得波谲云诡。




李嘉诚是精心长治派。这一派,通常设立家族信托基金“善后”,但李嘉诚是个例外。

  因为他的“第三个儿子”—李嘉诚基金会。2006年,李把其私人拥有的长江生命科技(行情,资讯,评论)股份悉数放进李嘉诚基金会,股权总值约24亿港元。李嘉诚承诺,未来还将有巨资投入。“直到有一天,基金一定不会少于我财产的三分之一。”他说。

  照此比例算下来,这将是全球华人私人基金会中金额最高的一个。如今,29岁的“三子”对教育、医疗、文化及公益事业支持的款额达107亿港元。

  除此之外,李嘉诚老早就选定长子李泽钜为其商业帝国的接班人。未来接管以长实、和黄9间香港上市公司,市值高达6300亿港元。而次子李泽楷则是负责打点海外投资业务。据称,李泽楷这部分财产价值同样不菲。

  这样的安排没有意外。李泽钜低调宽厚、无绯闻,育有三女一子,家庭和睦。相反,李泽楷则有些叛逆。到斯坦福大学时,逆李嘉诚安排,没念商科亦或法律专业,反而选择了电脑工程。

  最近,李泽楷的第一个儿子诞下。爷爷老超人亲题御名,“长治”。取意“建久安之势,成长治之业”,可见李嘉诚对儿孙及其商业帝国的希望。

  当然,李氏家族如何安排“富三代”接班,是个谜。这取决于他们未来先是自己,还是先是李嘉诚的孙子。想想看,并非每个富二代、富三代都会对家族企业有兴趣。会不会设立家族信托基金,谁晓得?




70多岁的台湾名人李敖,人称“辣手怪杰”。这其中包括他对自己善后事宜的处理。

  李敖的太太比他小30岁。退出政坛后,李敖一周六天的时间里,住在台北近郊阳明山的书房里。只有周日才回到家中,与亲人团聚。理由是,为了让他的家人适应未来没有他的生活。这样做,李敖有点儿无情。

  事实是,有时的无情却是通透。“怪杰”李敖早就明白了生又何欢死又何憾。“善后”要提早,要从日常抓起。

  不过,他也坦言,到最后他周日出现时,孩子都不习惯了。“这是必须面对的。老掉了。”李敖说。

  不用说,怪杰李一定也早就安排好自己的遗产的问题了。






 “世人行动实系幻影。他们忙乱,真是枉然。积聚财富,不知将来有谁收取?”这是2005年9月,“小甜甜”龚如心争产案后,二审法官如是表达“观感”。

  没曾想,一语成谶。获胜不到两年,“小甜甜”撒手人寰,身后留下巨额遗产。2007年,福布斯Forbes估计龚如心身家42亿美元,不过她的财产真正价值几何公众不得而知。

  回看当年,龚如心与公公王廷歆争议的核心问题,就是龚如心所持遗嘱上王德辉签名的真实性。今次,同样的难题龚如心留给了两方遗嘱持有人。一边是持有“2002年遗嘱”的华懋慈善基金,另一方拿着“2006年遗嘱”的“御用风水师”的陈振聪。

  是次争产案的核心是,这份2006年的遗嘱的真实性。如果只是一种仪式性的“风水遗嘱”,本该在传统中国式葬礼上烧掉的。

  陈振聪方面也不示弱,为证明其是遗产的受益人,自说与“小甜甜”有14年之久的地下情。陈还说,龚如心剪掉了那对著名的辫子,把它们给了自己作为礼物。

  扑朔迷离的是,如果上述一切属实,“小甜甜”还是上次争产案的受益人吗?公公王廷歆目前还在隔岸观火。

  哎,当初,何苦来的呢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